澳门赌王之子的倔强:建游戏帝国流血上市 瞄准“中国电竞第一股” - 人物 - cnBeta.COM

澳门赌王之子的倔强:建游戏帝国流血上市 瞄准“中国电竞第一股” - 人物 - cnBeta.COM

20浏览次

相关文章

文章内容:
澳门赌王之子的倔强:建游戏帝国流血上市 瞄准“中国电竞第一股” - 人物 - cnBeta.COM
澳门赌王之子的倔强:建游戏帝国流血上市 瞄准“中国电竞第一股” - 人物 - cnBeta.COM

招股书显示,何猷君作为星竞威武董事长兼CEO,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4.2%,对公司拥有绝对话语权,而作为公司创始人,经过多年以来持续布局电竞产业,如今也终于迎来“曙光”。

然而,星竞威武集团的表现,远不如何猷君本人履历那般光鲜。

根据招股书,在2022—2023年,该集团净亏损分别约为630.6万美元和1325.8万美元,一年时间净亏损翻倍。同时,近年来全球电竞行业的市场环境也略显惨淡,无论海外抑或国内,众多行业先锋处于亏损、裁员甚至被收购状态。对于何猷君来说,星竞威武集团赴美IPO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路可能会困难重重。

买买买建立电竞“帝国”,致亏损不断扩大

近日,星竞威武集团正式公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书。尽管暂未公布具体发行区间及募资规模,但据中国证监会官网五月底公示,星竞威武集团计划发行不超过26,902,827股普通股。如果此次成功上市,星竞威武集团将成为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电竞企业,“中国电竞第一股”有望诞生。

2018年底,何猷君在深圳成立威武电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创立了V5电子竞技俱乐部。这家综合性电子竞技俱乐部旗下设有多个分部,其中就包括全球火热的《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多个竞技类项目。随后,何猷君成功实现并购武汉eStarPro俱乐部、瑞典知名电子竞技俱乐部NIP,星竞威武集团也成为电子竞技俱乐部eStar和Ninjas in Pyjamas的母公司,何猷君持有星竞威武集团14.2%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并担任集团CEO。

与很多电竞俱乐部相似,星竞威武集团采用“电竞+”的商业模式,即通过电竞俱乐部的品牌和流量效应,孵化出多元化的业务,包括赛事活动、人才经纪、电竞教育等。但不同于国内许多电竞俱乐部,何猷君带领下的星竞威武集团,还将版图扩展到了海外,这让集团有了更高的市场定位。目前,星竞威武集团已经在亚洲、欧洲和南美洲开展业务运营,并计划在今年进军中东地区。

显然,何猷君已通过多年的布局建立了庞大的电竞“帝国”,不过诸多业务板块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这家公司的亏损正在不断扩大。

招股书显示,2022—2023年,星竞威武集团净收入分别为6583.5万美元和8366.8万美元,毛利率分别为5.7%和8.6%;净亏损分别约为630.6万美元和1325.8万美元,亏损率分别为9.6%和15.9%。一年时间净亏损翻倍,这样的趋势或将伴随国际化继续扩大,在招股书中这一点也有明示:“我们过去曾遭受过损失,未来可能还会继续亏损。”

实际上,电竞行业亏损与足球俱乐部有相似性。

一名业内人士透露,电竞俱乐部往往为了实现更好成绩,需要用大量资金购买顶级选手打造“银河战舰”,这也是电竞俱乐部亏损的主要原因。为了更高薪资和更不错的团队阵容,顶级选手会选择从一家具乐部向另一家具乐部“跳槽”,过程中的转会费往往达到上千万,且这些顶级选手的年薪也能达到数千万甚至上亿。

以何猷君所执掌的NIP战队为例,战队在2022年引入曾经的《英雄联盟》世界冠军选手Rookie(本名宋义进),其转会费据传达到上千万元,工资也在千万级别。而在明星选手之外,俱乐部的日常活动运营、赛事训练、教练以及健康团队等都需要大量资金支持。

但是,即便耗费巨资,战队能否在国际比赛中取得冠军这样的好成绩却不可控,所以电竞领域的巨额投入未必能够很快获得回报,甚至可能持续亏损。

星竞威武集团在招股书中也提到:“如果我们的团队未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并保持其地位,我们可能会失去粉丝、收视率、我们的品牌和赞助资源,以及明星运动员和工作人员给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们的业务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这意味着电竞俱乐部往往需要不断投入才能获得不错的成绩。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星竞威武集团尽管其成立以来备受关注,但组建具有影响力且能取得好成绩的优秀战队仍要花费巨额资金,未来几年依旧可能因此而亏损。从当下中国电竞产业发展来看,集团在IPO之后亏损扩大的可能性较大。

行业一直被看好,却大多在亏钱

星竞威武集团的亏损并非个例,纵观全球范围内,绝大多数的电竞战队手势以亏损的状态在运营,即便是一些公众熟知的冠军战队也不例外。

今年4月,韩媒Inven报道,《英雄联盟》四冠战队T1所在的电竞俱乐部在2023年营业亏损为120亿韩元(约合6500万元人民币)。作为全球知名电竞战队,T1电竞俱乐部2023年的总销售额是328亿韩元,同比2022年增长了44.4%,但其支出达到了448亿韩元,同比增长了24.1%,尽管亏损相较于前一年有所降低,但T1电竞俱乐部当下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另一支为人熟知的冠军俱乐部——国内曾经最头部的RNG电竞俱乐部,也在今年4月出现了经营难以为继的情况。其CEO李杰明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俱乐部已经触底,濒临破产,公司经营还存在几千万的窟窿,并且每个月还有几百万元的运营支出。其中最直接的原因,自然是战队外部输血不足,曾经赞助商接到“手软”的战队,今年只剩下一个赞助,而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则是RNG战队近年来战绩不够理想,再加上除了粉丝经济外没有其他“造血”手段,李杰明最后提到,为了让战队“活下去”,未来俱乐部会从游戏角度直播带货,做游戏版“东方甄选”。

当然,除了中国和韩国之外,欧美地区的电竞产业近年来也遇到了亏损严重的问题。知名的北美电子竞技俱乐部FaZe Clan,凭借其在各类竞技游戏比赛中的出色战绩和高人气,于2022年成功上市,并且其估值最高时曾达到10亿美元。然而,由于不断扩大的亏损,其股价和市值受到了重挫。最终在2023年被电竞公司GameSquare收购,被收购之前,FaZe Clan社交渠道粉丝总数达到2.6亿。另外一家电竞行业公司,加拿大的Enthusiast Gaming,专注于视频游戏新闻和电子竞技领域。其在今年4月发布的财报中指出,2023年全年净亏损为1.177亿美元,尽管该公司采取了一些成本削减措施并实施了转型计划,但目前其财务状况尚未完全转正。

视角再回到星竞威武集团,即便何猷君本人长期以来一直看好电子竞技产业,并且也在各种场合身体力行寻找行业突破口,但电竞行业当下的模式依旧是以“粉丝经济”为核心在运转。不过相较于海外战队的巨额亏损,星竞威武集团目前的亏损相对较小。

从长远来看,星竞威武集团在IPO之后,国际化之路面临的问题也将和资金相关,例如,由于全球玩家不同的偏好,很可能导致欧美玩家比中国玩家更多,并且参与感更强,这样的项目依然需要电竞俱乐部投入资金参与,并需要获得官方有限的名额席位,而这种名额席位通常需要支付高额的席位费。 《纽约时报》曾报道,对于想要参加Riot公司举办的《英雄联盟》联赛的俱乐部来说,其席位费至少要支付1000万美元,尝试走向海外,做好国际化的星竞威武,这样的资金投入也不可或缺,但也可能因此出现新的亏损。

产业向下游倾斜,非上市最佳时机?

星竞威武集团选择当下这样的时间节点尝试IPO,或许也并非最佳时机。

根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23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2023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实际收入为263.5亿元,同比下降1.31%。在收入构成中,电子竞技内容直播收入占比最高,达到80.87%。赛事收入、俱乐部收入、其他收入占比分别为8.59%、 6.42%、4.12%。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游戏工委秘书长、电竞工委主任委员唐贾军就指出,随着线下赛事的增多,关注热度的增强,今年电竞赛事收入和俱乐部收入同比有一定增长。但总体收入呈下降趋势,主要原因是占比最大的电竞内容直播收入下降。特别说明的是,海外电竞收入占比中,赞助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这一方面,我们和全球电竞产业的发展具有较大差异性。

针对这种情况,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认为,电竞俱乐部应该向产业下游倾斜,去参与到电竞相关周边的推广、研发等过程中,扩大营收的可能性。

但在另一方面,电竞行业不同于足球运动,其受众面当下依然局限于年轻人群体,相应的消费力与足球等全民运动存在着不小差距,因此无论是靠赛事直播还是商品销售,如何实现长期健康的商业化仍是包括星竞威武集团在内的电竞俱乐部需要应对的。在招股书中就指出,“我们业务的成功取决于市场认知度和品牌实力。如果我们无法维持和提升我们的品牌,我们吸引的粉丝群和赞助以及我们潜在的消费者参与度可能会下降。”

如今,星竞威武集团的国际化构想十分宏大,但如何一步步走好也有挑战。招股书中指出:“作为一个横跨亚洲、欧洲和南美的电竞品牌,并继续扩大我们的全球足迹,我们的国际业务面临许多风险。”因此,如何在布局全球化的同时,深入研究各地市场,完善其经营策略,将对星竞威武集团带来更多挑战。

文| 新浪科技罗宁

分类:

棋牌游戏

标签:

评估:

    留言

    电子游戏 更多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