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自己玩过的第一款电子游戏是什么吗?_人生_印象_陵墓

你还记得自己玩过的第一款电子游戏是什么吗?_人生_印象_陵墓

17浏览次
文章内容:
你还记得自己玩过的第一款电子游戏是什么吗?_人生_印象_陵墓
你还记得自己玩过的第一款电子游戏是什么吗?_人生_印象_陵墓

六一儿童节已经伴随周末离开,今天杉果编辑们开会时感慨之余,不禁回忆起了自己玩过的第一款游戏。

不算网游的话,我接触的第一个游戏应该是《仙剑奇侠传四》了。得益于我爸的放羊式养崽理论,不放心我一个人呆在家就把我带到单位,又觉得只要给我开电脑玩我就不会闹腾,结果就是我竟然比他还先一步打通了《仙四》。

这个游戏当真让年幼的我惊为天人,我当时还和我爸争个不停,韩菱纱和柳梦璃到底谁更好看,我是柳梦璃派。所以你看,给孩子玩电脑,孩子也会闹腾的。

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是打到女萝岩,在我记忆里的这张地图真的非常漂亮,像仙境一样,当然这无疑是童年滤镜,长大之后翻实况,和记忆里的东西完全是原画和建模的差距。并且我又菜又爱玩,这张图打得我山穷水尽,卡在半道上打不过急眼了,反复试图赌脸过关,结果还是读了个N 久以前的档买补给重打……

另一个是我打不过陵墓里的BOSS,有补给也打不过,没错,因为我太菜了所以被陵墓这张图又关起来了。于是艰难地学会了查攻略,说这张陵墓图里有一个全是蛇怪的墓室刷经验升级就好打了,我深以为然,但是攻略讲的是挂按键精灵刷,我不会,我只能手刷。最后我学到了人生里重要的一课,打不过就掀桌子:我又学会了开修改器。

之后一路无双看剧情就没什么意思了,过去太久也完全不记得剧情讲了什么。后来我又看到了《仙五》的消息,想玩,但是我是小学生,我没钱;我爸沉迷《魔兽世界》,他只想买点卡。

>>>Along——《天诛》

如果抛开孩童时期囫囵体验过的各色任天堂FC 作品,我第一款游戏应该是1998 年索尼PS1 平台的《天诛》。

哪怕以如今眼光和标准审视,这也是一款个性极其鲜明的作品。双主角设计、潜行要素、各色忍具、一击必杀系统、处决特写镜头,种种这些搭配忍者主题呈现出1+1>2 的效果。

不过非常可惜,现在我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有没有顺利通关。相比此前接触的清版闯关游戏,《天诛》难点在于探索3D 化关卡地图,操控“力丸”“彩女”时敌人配置还有些许差别。初见时寻找捷径、绕过陷阱、避开耳目需要同时进行,哪怕主人公们移动性能并不差,但潜行暗杀转变为正面硬刚也是兵家常事,面对数量众多的杂兵失败在所难免。

当然,只要听过一耳朵就不可能忘记村瀬由衣吟唱的主题曲《add'ua(祈祷)》,那种震撼很难用文字精准描述,大概只有后来补番《攻壳机动队》时听到《傀儡谣》可以比拟。

《天诛》无论Gameplay 玩法还是视听体验都满足了中二年少对忍者游戏的全部幻想,同时又以极高难度狠狠“教训”了当年的我。

记得前几年FS 社推出《只狼:影逝二度》时,不乏游戏媒体用“天诛精神续作”作为宣传词,这大概是我最近一次听到《天诛》的名字,未来还能不能看到这个系列重塑辉煌呢?或许大概可能应该没戏吧,毕竟《合金装备》《细胞分裂》等知名IP 都已经是冷宫境遇,潜行动作游戏早已淡出“主流游戏”阵列(真进来过吗?)。

>>>飞雪——《怒之铁拳》

我第一次玩游戏是在姥姥家隔壁的哥哥那里,当时我只有七八岁,看到他们在玩世嘉MD 主机的《怒之铁拳》。双人同屏战斗和优秀的电子乐,让我瞬间对电子游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后来受到街机合作游戏《吞食天地》《惩罚者》等游戏的影响,以至于断断续续玩了十年同类型的2D 卷轴式横版动作游戏---《地下城与勇士》。

如今从事游戏媒体行业,我也喜欢在视频里加入该游戏的BGM,相信关注杉果的小伙伴都看过杉果折扣预告的视频,这里用的就是这款游戏第三关的音乐。

这一系列一共出过4 部,而且4 部游戏在Steam 都有售卖,最新一部是2020 年的《怒之铁拳4》,如果你对老街机的横版动作游戏感兴趣,我这里强烈推荐。

>>>大米——《魂斗罗》《宝可梦火红/叶绿》

广义上来说,人生接触的第一款游戏应该是FC 游戏机上的作品,但无论是《双截龙》还是《三目童子》,在我的脑海里都没有留下太多的回忆,所以我还是把最有印象的《魂斗罗》当作是人生的第一款游戏。

游戏本身的横版清关玩法足够经典,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祖国魔改版能够无限加命的模式,但即使可以无限复活但也没有打到结局。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电子游戏远没有在小区里和发小撒尿和泥来的有意思。

后来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款掌机,现在还记得我在PSP 和Game Boy Advance SP 里选择了后者,导致每一次记起这件事都在内心涌现无尽的懊悔。当然那个时候还是开心的,顺带着买了一张《宝可梦火红》和《牧场物语:矿石镇的伙伴们女孩版》,而《火红》应该是我第一款从头至尾打通的第一款游戏了。

作为长期观摩发小手持Game Boy 征战四方的老·云玩家,我在游玩《火红》的前中期阶段都十分顺滑,水箭龟搭配其余五只“虾兵蟹将”可谓在游戏中大杀四方。等到后期需要去抓三圣鸟的时候就遇到了找不到路的情况,而当时的攻略查询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快捷,所以也算是实打实卡了几天,后面在朋友的帮助下顺利通关并抓到了超梦,后来卡带借另一个曾经的朋友玩,直接把我的旧档覆盖了,也是纯纯无语。

>>>苍川——《金庸群侠传》

把记忆翻到头,人生接触的第一款游戏,应该也就是这款《金庸群侠传》了。甚至现在想起来,还能记得当初第一次看到游戏内容时候的那种心情——好吧,总之没法用语言形容,不然这篇文章可能装不下……

那个时候家里家境一般,妈妈在工厂上班,年幼的自己留在家里没人照顾,就被顺理成章地带入厂子,闻着电气车间里高压室与低压室的独特气味,看值班的妈妈打开了一台叫电脑的新鲜玩意,随后这款《金庸群侠传》跃然于荧幕。看着妈妈一点点操作,给我讲解什么叫武功,什么叫生命,什么叫吃药,什么叫存档,我的全部注意力却只被屏幕上那个叫“金迷”的像素立绘,以及看不清五官的小人朝四个方向走来走去所吸引。

最能让我记一辈子的画面,是游戏的战斗。一招“野球拳”打出去,-20 的数字从对方黄衣刀客头上飘起,随后他回了一个稀里糊涂地砍刀,我方头上却飘出了-56……妈妈告诉年仅5岁的我:这就是数学。他打你很疼,因为56 比20 大。我却没有心思管这些,指着我方张无忌问妈妈:为什么这个女人头上只有37 呀(是的,年幼的我什至因张无忌的立绘和翘臀皮裤建模将他认成了女生……)

现在想想,这款游戏带给我的影响几乎是终生的——它启发了我的数学和美术知识,启发了我对武侠世界美好的憧憬和向往,也启发了我热爱一生的游戏世界。在那之后,《仙剑奇侠传》《天地劫》《古龙群侠传》《空之轨迹》等一众RPG,共同塑造了我从小到大上万小时的游戏时光。虽然现在几乎闭着眼睛都能通关《金庸群侠传》,但是那份童年时期的美好记忆,却不会随着通关而结束,我相信它会永远像“金迷or小虾米or徐小侠”一样,留在那个金庸世界,留在我的心中。

>>>破枪瘦马——《红色警戒2》

小时候接触的游戏很多,像是山寨FC 机上的《俄罗斯方块》《超级马力欧》,还有PC 上的《星际争霸》《仙剑奇侠传》。但这些游戏大多是看家里长辈或者亲哥在玩,自己只是看个热闹。所以我会把最早的游戏启蒙定为《红色警戒2》,因为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款可以自己独立游玩还搞清楚在玩什么的游戏。

对这款游戏印象最深之处就是在各种全球闻名的地标建筑前指挥战斗,像自由女神像、埃菲尔铁塔、克里姆林宫等等,也算是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我的世界各国知名现代建筑启蒙。

大概也是因为从《红警2》开始接触游戏,我对RTS 及策略类游戏一直情有独钟。从《星际争霸》到《魔兽争霸3》再到《帝国时代2》及《国家的崛起》。后来接触到Dota 也是在玩《魔兽争霸3》的自定义地图时发现的。人生第一次买正版游戏则是号称“一次付费终身游玩”的《星际争霸2》(但现在国服没了)。

最近EA把《红色警戒》经典作搬上Steam 似乎销量不错,加上近年一些知名RTS 像《帝国时代》《英雄连》《家园》系列都推出了新作,让我也开始期待是否还有可能见到《红警》系列的新作品了。

>>>笑书——《使命召唤5》

其实小时候也曾短暂地拥有过一段时间小霸王,《双截龙》《魂斗罗》也都体验过,但是在家被限制游戏时长并没有通关过一次。之后就因为成绩问题基本全新的小霸王就被雪藏了。也就没有什么机会再玩游戏了。

直到中学时期网吧逐渐兴盛起来,期初只是和同学打打《CS》以及《魔兽争霸》。但是技术有限基本就是陪练选手,直到偶然间发现了单机游戏区。第一次玩的就是《使命召唤5》,一上来就被细致的游戏画面以及精彩的剧情吸引。至今还对开篇的血洗小日子记忆犹新,花费了几乎一天的时间在网吧通关了这款游戏。也算是第一次打通一款游戏。之后就对《使命召唤》系列,以及单机游戏有着很大的兴趣。

看完了各位的答案,不禁感慨成人世界总是难免谈起“时间”“成本”“代价”等等毫无人情味儿的词汇,好像玩游戏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但仔细想想孩童时又何尝没有这样那样的阻碍呢?或许借由回忆,我们可以重新激起对电子游戏的热爱,相信那种情感即便到了今天依旧真挚。

谈起童年回忆和第一款游戏,几位编辑的答案难免显得单薄,如果没能提及各位幼时的心头好,记得在评论区分享一下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分类:

棋牌游戏

标签:

评估:

    留言